制表行业“老司机”?江诗丹顿
2017-03-09
  

凭借偏心式表盘,江诗丹顿American 1921通常被称作“司机表”(Drivers’ Watch),但是有什么证据证明这确是它的本意初衷吗?最近,一枚江诗丹顿古董腕表现身拍卖会,这促使Fellows & Sons的Adrian Hailwood下定决心,探究所谓“司机表”的背后故事。


江诗丹顿American 1921古董款腕表

江诗丹顿American 1921罕见而古怪,2008年作为Historiques历史名作系列的一部分重新演绎,风靡于世。现代款江诗丹顿American 1921和古董款江诗丹顿American 1921的不同之处在于子秒盘布局——前者应用现代机芯,子秒盘设于3点钟位置,与表冠互成直角;而后者子秒盘设于6点钟位置,与表冠恰好相对。

第一批这种类型的江诗丹顿腕表产于1919,表冠设于左侧表耳处。根据有关文献,原本这批腕表限量12枚,专供美国市场,但后来扩大了投放范围。这是可以理解的,如果考虑表盘方向,戴在左手很难读时,似乎只有戴在右手才算恰当适宜。或许美国的左撇子不够多罢,无法吸纳初始产量,这意味着腕表必须寻求其他市场。后来,江诗丹顿选择重新发行American 1921。这一次表冠设于右侧表耳处,同样限量12枚,1921年至1931年间投放美国市场。


江诗丹顿Historiques历史名作系列American 1921现代款腕表

相信看到这种类型的腕表,你的脑海中立即就会浮现出一个问题:为什么表冠要采用偏置设计?通常的答案是,这是一款“司机表”,在握住方向盘时这样的布局更容易读取表盘信息。这是一种诱人的设计,经常重复出现,卡地亚Tank不对称腕表也是一例。但我必须承认,我并不相信所谓的“司机表”的答案。

“司机表”确实存在,通常指的是美国品牌Gotham最初生产的形状弯曲的腕表(积家等品牌也曾借鉴),正常佩戴时显示盘位于手腕侧面,握住方向盘后,显示盘转为垂直向上。后来,芝柏Casquette、宝路华Computron、Riehl Syncronar、Amida Digitrend以及近年重新发布的MB&F HM5 On the Road Again腕表都采用了这种设计。这些“侧视”腕表令驾驶员读取时间信息变得更加方便,但江诗丹顿American 1921并非如此。


Waltham偏置表冠腕表

探究这些偏置腕表的历史背景,可以得知江诗丹顿不是第一个生产此类腕表的品牌。偏置腕表的起源地是美国,受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生产更多腕表驱动力的影响。战壕表(Trench Watch)专家和《一战Elgin战壕表》及《一战Waltham战壕表》作者Stan Czubernat认为:“偏置表冠圆形表壳首次见于1914年左右...3年后偏置表冠枕形表壳问世。”

“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,美国出产的机芯基本分为两类:猎表式表壳机芯(Savonette)和开放式表壳机芯(Lépine),前者表冠设于3点钟位置(传统配置),后者表冠设于12点钟位置(偏置表冠配置)。因为战争爆发,战壕表普遍短缺,需求量很大。我相信,1917年当美国终于参战,大多数美国表壳制造商开始提高偏置表冠表壳产量,以满足现实需求。原本机芯制造商拥有充足的开放式表壳机芯库存,于是当表壳制造商开始更多地生产偏置表冠表壳,对于腕表的旺盛需求可以更容易得到满足。”


Elgin偏置表冠腕表

基本上,早期腕表多搭载怀表机芯,这其中Savonette机芯较为少见,因为猎表式表壳更加男性化,尺寸更大。适合女性的,是尺寸较小的链表(Fob Watch),这种表应用的是Lépine机芯和偏置表冠表壳。九家表壳制造商生产圆形偏置表壳,另有三家表壳制造商生产枕形偏置表壳,主要供应Elgin和Waltham,最终产出的是战壕表,与“驾驶”和“司机”毫无瓜葛。

谈到这个问题,Stan Czubernat表示:“我认为,偏置表冠的设计与‘驾驶’毫不相干。”1913年秋季,Elgin发布了公司第一款男性腕表,并选择赛车手作为代言人,他们是Louis Disbrow和Endicott。平面广告上,两人驾驶赛车,佩戴Elgin腕表。


Elgin腕表平面广告

在这些广告中,我们看不到偏置表冠腕表;相反,广告中的腕表都具有传统配置,表冠设于3点钟位置1915年9月,Elgin公司推出全新广告,广告形象是一名绅士驾驶一辆汽车、佩戴一枚腕表,腕表依然采用传统配置。据我所知,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美国,根本不存在驾驶汽车、佩戴偏置表冠腕表的广告。即使把范围扩大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,以飞行员为形象的平面广告,结论仍然一般无二。

如果偏置表冠的发源地最初都未将其视作“司机表”,那么我们可放心地假设它们确实不是。相反,很有可能是1917年一位美国军人佩戴枕形偏置战壕表到达欧洲,数年后,江诗丹顿将这种设计提升至奢侈腕表层次,卖回美国,当然,应用的是lépine风格怀表机芯,这是一个创造性地选择。

回溯历史,正本清源,这一切都无损江诗丹顿American 1921的罕见特性和迷人魅力。创造性采用枕形偏置表壳设计,并将其化作独特品牌标志,恒久流传,乃至87年后重新演绎,风靡于世,江诗丹顿的大胆无畏和远见卓识令人惊叹。江诗丹顿American 1921不仅产量稀少、外观优雅,更醒目耀眼、值得拥有。

在线咨询
客服热线

400-883-9006

周一至周日 9:00-17:30
二维码
亨吉利微信公众号